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8-24 分类:高考作文

  文/张树岗

  在全国各地,这已经成为一个带有普遍性的社会问题。如果漠视它,就是对妇女儿童权益的漠视;如果回避它,就是对社会责任感的麻木。就西乡而言,此类事件不一而足,俯拾皆是。它,就是年少纯真的打工妹对待婚姻与家庭问题的幼稚与轻率。它引发了一系列严重的社会问题,酿造了一出出凄惨的家庭悲剧。《西乡文化》编辑部对此进行了深入采访,郑重刊发此文,目的在于引起社会关注,为西乡广大打工妹提个醒。 ——《西乡文化》编者题记

  没来由外孙从天降

  老母亲惊恐失心疯

  何晶,女,今年21岁,西乡县某镇人。其父跑运输,兄长从军服役。何晶中学毕业后,学理发洗头嫌顾客肮脏,学剪裁缝纫怕腰杆子受累,东不成西不就,最后去南方打工,一月挣七八百元,家里也不靠她,第一月连工资带外借花1200元买了个手机,头一次和家里打电话耗时60多分钟,直到手机发烫,这才依依终止。

  后来,何晶与家里通话少了,最后竟然中断联系,两年天气,杳然不知所终。母亲哭断肠,父亲急白头,全家人坐困愁城,没了奈何。

  一个深秋的夜晚,艳红的柿子在月光下熠熠生辉。突然何家紧关的屋门被擂得山响。父母打开屋门,见是失踪两年多的女儿回归故里,喜不自胜,倾动全家。然仔细一瞧,闺女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母亲十分诧异,着实吃了一惊,连忙打问那是谁的孩子。闺女说:“我的。”做母亲的闻言,一头栽倒地面,登时昏厥过去。乡民中有人见多识广,连忙掐虎口,扎人中,经过好一阵折腾,老母亲总算缓过气来,而抱着孩子的闺女却早已哭成了泪人。

  原来,年少单纯的何晶进厂后,在单调苦闷的生活中很快与一个云南小伙谈上了恋爱。那个名叫张伟的人大言不惭,胡吹冒撂,说他的家乡左有石林蝴蝶泉,右有滇池世博园。虽然此人姓张名伟,其实不伟,黑而且瘦,瘦而且矮,但却有一个如此风光的家乡,何晶还是和他明来暗往,私订终身。

  8个月后,何晶挺着鼓突的肚子,被张伟带回云南老家。然而,这实际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啊!全家仅有4亩田地,分布在5里开外多处山坎上,收割打碾全靠背。一没电视,二没电话,连带回的手机也没了信号。好在山民们集资买了台发电机,可用来照明的灯泡闪烁不定,形同鬼火。何晶当时就哭得汪天汪地,险些伤了胎气。

  孩子好歹生下来了,可打工挣来的一点钞票早已花得一干二净,连喂养孩子的奶粉都断了顿。从小娇生惯养、衣食不缺的何晶那里受得这般委屈。一天,她趁丈夫上山耕作之机,抱起孩子,赶了几十里山路,扒上一辆过路的拖拉机,用缝在衬衣口袋里压箱底的几十块私房钱买了张火车票,一路逃荒一样跑回了西乡。

  何、张两人同居后并未办理结婚手续,这孩子当然也没有户口。然而更为悲切的是他连亲生父亲都没了。何晶至今不知如何安顿自己此后的人生。

  月婆想吃方便面

  难倒西乡男子汉

  赵霞是广东省某贫困山区县人氏,家境十分贫寒,原因是以父母为首的家庭超生游击队长期转战四方,消财耗力所致。他是这支队伍新生力量的排头兵,直到母亲第五胎生下一个“带把的”,这才停止了人员扩编。因此,赵霞上学时续时断,小学刚毕业就捡起破烂,以此贴补家用。

  她16岁那年进了广东当地一家小伞厂,与一个叫林强的来自陕西西乡县小伙子搭帮干活。林强家庭情况与赵霞十分类同,也是兄弟姊妹五个,只不过林强最小,是个父母最爱的“巴巴娃”。排头兵赵霞和巴巴娃林强同病相怜,猩猩相惜,加之频繁接触,熟而生情,很快,两根长藤上的两个苦瓜便扭结在一起,将生米做成了熟饭,而赵霞近在咫尺的父母家人竟然不知不晓。

  第二年,刚满17岁的排头兵赵霞生日那天,与西乡巴巴娃卷起铺盖,双双私奔,回到陕西西乡县老家。他们其所以速战速决,闪电般撤离广东,由于小女子赵霞因腹部隆起,原因不明,厂家怀疑得了鼓胀,多次要求她去看医生。

  回西乡月余天气,镇计生干部找上门来。一则排头兵不到婚龄,二则又属黑人黑户,此地岂能容她凭空产子。迫于无奈,林家只能忍痛割爱,处置了业已六个月的胎儿。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未过一年,排头兵的腹部再度隆起。林家父母只好涎着面皮,主动登门,央求村干部高抬贵手,网开一面,原因是林家人穷志短,林强的哥哥三十老几,还没娶上媳妇,如果把巴巴娃媳妇逼跑,岂不是要我林家灭门绝户。干部动了恻隐,决定少罚点款,娃生下来,还准备给他立个户口。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当林家还没有从喜庆的气氛中清醒过来,穷困的魔爪就开始无情地撕扯着这一家人破碎的心。此时,打工的一点积蓄早已罄尽,加上计生罚款,林家几乎一贫如洗。人家月婆生娃,又是鸡汤补身子,又是猪蹄下奶水,林家一碗荷包鸡蛋面,就把排头兵彻底打发了。第二天晚上,广东女赵霞饿得心烧火燎,就想吃一袋四毛多钱的方便面。没想到此话一出口,竟把堂堂男子汉林强惹得红了脸。此刻他已身无分文,只好向母亲讨了一元钱,这才了却媳妇一个迫切而微末的心愿。

  孩子快两岁时,异乡女子赵霞看着林家每况愈下的家境,日子实在无法维持,说是要重新外出打工。谁知时隔两年,一去不返,白云苍狗,杳如黄鹤。无论此后的排头兵赵霞混好了,或者混霉了,不知她还想得起想不起在大巴山深处,还有自己一个没根没底、无名无分的骨血?

  千里来电称东床

  女婿不识丈母娘

  谯红,家住西乡某镇大山深处,仅上四年小学,满16岁与两个哥哥一同外出打工。谯红后来落脚在四川某地的一个酱菜小作坊谋生,与在别处打工的两个哥哥时常互通电话,相互照应。

  然而,时隔不久,妹妹谯红突然失踪,不知所至。女儿失踪的消息传到西乡,父母焦急万分,没了奈何。祖母牵挂小孙女的下落,竟然哭瞎了双眼,从此卧床不起。

  一年天气后,谯母来到娘家走亲戚,突然接到一个来自外省的电话。对方问“你是谁?”谯母反问“你是谁?”对方把谯母当成谯红老舅子家人,说“我是谯红的丈夫。你是我媳妇的表嫂吗?是我娃的舅婆子吗?”谯母老半天没醒过神来,说“我是谯红她妈!”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一声惊叫:“啊!原来是岳母大人,女婿这厢有礼了。”不明不白,突然凭空冒出个女婿来,一下子把谯母气得目瞪口呆,差一点翻了白眼。

  其实,问题比谯家人想像的还要严峻。如今年仅17岁的爱女谯红,已经做了两个月的妈妈了。当初在四川那家酱菜厂,谯红认识了一个来自湖南的男人。此人名叫赵军,今年28岁,五年前新婚不久的妻子外出打工,叫一个河南人拐跑了。他想。如果不设法改变家庭经济现状,再接一房媳妇仍然难保,这才外出打工,寻求发展。虽然赵军比谯红大,谯红却在他那里感受到一种安全感。为了避免谯家两个哥哥的极力反对,谯、赵二人卷铺盖离开酱菜厂,转展于一所建筑工地,住在一间牛毛毡苫顶的破旧工棚里,为了起码的生存前提,开始了建筑工地上的艰辛苦力。

  年少的母亲必须带着孩子干活,她将啼哭不住的小娃裹在腰上,活像个袋鼠。为了逃避计划生育,以及非法婚姻招致非议,他们不敢回男方老家,也不敢回西乡故里,怕的是为父母所不容,败坏家人名声。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连他们自己也心中无数……

  千山万水总是情

  坐困愁城一场空

  孙梅家住西乡县城郊区,每年享有村组土地出让红利,可谓丰衣足食。16岁初中毕业后,嫌本地求职工资太低,纯属浪费青春,遂加入南下打工队伍,受到贵州青年刘涛的爱慕,对方也赢得了西乡姑娘的一片芳心。

  孙梅的婚事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于是她先斩后奏,于2004年4月将乘龙快婿带回西乡,向封建家庭做最后摊牌:家里承认则作罢,如果不于承认,干脆来个双栖双飞,屁股一拍一走了之。这一军把老爸将了个干瞪眼,只好请舅舅出面做工作。舅舅说:“你抬脚水泥路,出门到县城,穿的洋布衫,吃的鸡鸭肉。到了贵州那鬼不下蛋的地方,可没有你的好果子吃。你好歹也念了几天书,鲁迅先生的《伤逝》该读过吧?那两口没你们爱得深?可为什么到头来散了场,还不是少吃没喝的原因。爱情是精神,经济是基础;没有经济基础,就没有上层建筑。”

  尽管舅舅铁嘴磨破,孙梅就是油盐不进,当天便携未婚夫刘涛重返深圳寻爱去了。谁知到了2004年“10·1”黄金周,孙、刘二人又回到西乡。

  此时的孙梅形若槁木死灰,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还没踏进家门,便跌坐在院坝里大放悲声。原来,临近褥期的孙梅随刘涛回到家乡贵州锦屏县的一个侗族小寨,上了一个风一吹七摇八晃破竹楼,脚下打了个趔趄,一个绊子下去,差点摔得小了产。刘家收的几担稻谷,先要装船渡河,然后靠牲口驮回家中。因此每天下地干活,必须揣上干粮;如果回家吃饭,从早到晚的时间刚够跑路。其艰苦卓绝可想而知。

  面对此情此景,孙家父母拒不让那小两口和小外孙进门,并当即发话说:“你们面前只有两条路,其一,女儿孙梅留在家中,刘涛抱孩子走路回贵州;其二,你们夫妻和孩子三人连家起,一块回你们的贵州,从此断绝关系,不再见面!”直到这时,孙梅才可怜兮兮地发誓赌咒说:“我死也不再上贵州那个破竹楼了!”

  至此,贵州小伙子刘涛只能独自抱着孩子开路。临上火车,孙梅哭得死去活来,口口声声呼唤着她的孩子:儿啊……我的儿啊——

  河南父兄围追堵截

  西乡女子逃离虎口

  年轻稚气的西乡某镇姑娘郑娜,在河北某市的一家制伞厂打工期间,与来自河南的一名青年胡海相识,两人志趣相投,先是拜师认徒,后来称兄道妹,再后来眉来眼去,心有灵犀,爱得昏天黑地,一塌糊涂。大凡打工的人谁都知道,这种营生绝非长久之计,日后还得落叶归根,在家乡脚踏实地过日子。两年以后,郑娜未经家人认可,爽快地应允了心上人胡海的建议,来到河南的新家过日子,此时的郑娜身怀六甲,即将临产。

  然而,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啊!此地与当年焦裕禄生活战斗的兰考县临近,到处都是盐碱地,有些地方濯濯童山,寸草不生,经济贫穷,社会落后,很多小伙子讨不到媳妇,是人贩子频繁出入的风水宝地。

  胡海的两个哥哥都是光棍,如今做兄弟的领回一个娇媚的陕南妹子,自然使得胡家蓬壁生辉,荣耀非常。但是,当郑娜生下孩子不久,这个家庭就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严重危机。当初郑娜踏进胡家的第一天,胡海的两个哥哥眼睛瞪得铃铛大,目不转睛地朝郑娜身上楞瞅。从那时起,郑娜就感到芒刺在背,周身不适。如今似乎时机成熟,当胡海下地或外出后,总有一个做哥哥的蹲在家里,时刻准备向兄弟媳妇下手。胡家父母竟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装模做样地说,“我出去散散心。”“我出去窜窜门子。”然后虚掩上门户,为儿子创造良机。有一回被胡家老大抱得梆紧,情急之下,郑娜朝对方手腕上咬了一口,这才挣脱了大哥的纠缠。

  郑娜陷身狼巢虎穴,情知日久生变,利用赶集朝西乡老家打了个急救电话。颇有心机的郑父带着两条棉被和许多礼品,赶往河南看女,对这桩儿女亲事没有表示丝毫的不满。加之郑娜已经有了孩子,胡家人由此放松了警惕。而来自西乡的郑父不失时机,暗暗熟悉当地环境,了解班车车次,还结交了当地一位三轮车司机。

  待胡家彻底解除了戒备的半个月后的一天,郑父拉起女儿,劈雷闪电般逃出胡家。胡家人很快发觉情况不妙,邀集亲邻好友,一拨人把守交通要道,一拨人赶往县城封锁了火车站。然而老谋深算的郑父来了个—调虎离山之计,不走正道,早已坐着三轮车朝相反方向奔去,从临县坐汽车,一天三班倒,弯来绕去地携女逃回了西乡。

  虽然逃出了虎口,但饱受伤害的郑娜时常念起留在河南的亲生骨肉,每日以泪洗面,痛不欲生……

低血糖引起癫痫病能根治吗安阳市哪个医院的癫痫病好吃什么对癫痫病人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