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故事他一直不理解父亲为何不让他摸枪教官到来揭开秘辛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6-10 分类:恐怖小说

李肃宁拎着李小农来到屋内,堂上的灵牌只有一个,那就是李小农的母亲。

“跪下!”

“说过多少次不让你碰枪!你还碰!”

“那不是真的枪,那只是游戏!”

“游戏也不行,任何与枪有关的东西都不能碰!否则你就不是我儿子!”

“不是就不是,你以为我稀罕?”

“跪下!在你妈面前好好反省!”

这日夜深,星光烂漫,李小农躺在屋顶,看着大荒山的夜空。

一旁的大黄狗似乎能读懂李小农的心事,并没有动弹,而是静静地依偎在他怀里。

李小农的膝盖有些酸痛,而此刻他的脑袋里,不断浮现起李肃宁对他说的话说。

他的面颊左右挨了两巴掌,李肃宁的掌力惊人,此刻他的脸上还有清晰的痕迹。

不过李小农对此早已习惯,从小到大他挨的打不少,有严父管,无慈母暖,这就是李小农的童年。

青峰送的烧鸡还在门口安静地躺着,但今晚矛盾的中心不是它,而是枪。

李小农轻抚着大黄狗的脑袋,似在自言自语,“老爸其实没那么凶的,我记得除了枪以外的事,他从来没有责备过我,只是有些往事,他不愿和人说起罢了,阿柴你说对不对。”

大黄狗轻叫两声以示回应。

就在这时,村外的小路忽然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李小农看到了缓缓拉近的车灯。

“车?”李小农有些诧异,大荒村的人早已搬光,村口的土路许多年没有车经过。

一辆路虎停在路边,车里走下来的是一道壮硕的身影,没有路灯,但李小农的视力极好,借着淡淡的月光他看清了那人。

“那不是破风战队的教官吗?他怎么来了?”

此时大黄狗嗖的一声就从屋顶蹿了下去,远远对着教官吼叫。

“阿柴回来!”李小农也是一跃而下,“教官,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教官环顾了屋子一眼,“我能进屋说话吗?”

李小农便将教官引进了屋内。经过门口之时,教官看到了地上的烧鸡,眉头微皱。

“教官,癫痫的护理措施落实我家保定市的母猪疯医院比较简陋,只有清茶。”李小农给教官倒上了一杯茶。

“不碍事。”教官接过茶杯,“你家人呢?”

李小农目光略显黯淡,“家里只有我和我爸,他现在应该去巡田了。”

教官点点头,“我今天来,是问你一件事。你想加入我们战队吗?”

李小农有些诧异,“战队?”

“对,我们是一支电子竞技战队,主打游戏是绝地空间,也就是你今天玩的那个。”

李小农挠挠头,“我的意思是想问,什婴儿癫痫疾病如何治疗么是战队…”

教官有些无语,这才意识到李小农是个山野小子,只好解释道,“战队就是一些参赛者组成的队伍,以团体的形式参加游戏竞技比赛。”

“你们的战队不是有很多人了吗?”

“我们战队不止一百人,但大多数都是替补队员,主力队员就十名。”

李小农有些疑惑,“那为什么还要我加入你们?”

教官沉默,他不知道该怎么和眼前这个山村小子解释。

破风战队,是城级的队伍,人数虽多,但里面能够登上台面却是少之又少。大部分人都是借着投资商的面子进来玩玩罢了。

而随着战队成绩日渐下降,战队内的人才逐渐流失,若这一次青年杯再没有取得成绩,那就彻底沦为三流娱乐性质的队伍了。

因此教官今年改变了招人制度,引进了几个具有天赋但条件比较苛刻的队员。

一个,是青峰,是他的儿子,今年刚从体校毕业,曾在青年散打比赛中获得男子组冠军。底子不错,便让他暂时进入队伍,不过青峰最终还是会离开,要去读军校。

一个,是宇文浪,此人是他一位朋友介绍,枪法极其精准,在游戏圈内人称孤胆枪王。但宇文浪开出的条件极为古怪,长安城里没有战队愿意招收。而这条件,就是不打团体战,只玩单排。

思索了一阵,教官暗叹,破风战队就快解散,他想破例招些特殊的队员进来,最后一搏。

以上这些,教官都没有和李小农解释,因为李小农根本理解不了。教官看中李小农的一点,就是他的猎人意识。今天在看了李小农的表现之后,动了爱才之心。

“教官?”李小农见教官久久不语,便问道。

教官回过神来,盯着李小农,“小农,你喜欢这个游戏吗?”

“喜欢!”李小农没有思索直接回答,确实,这游戏在他看来趣味非凡。

“你应该没有读书了吧?”

李小农挠挠头,“没有,不过我老爸有教我。”

“那,你想来我们战队玩玩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教官目光有些惆怅,曾几何时,他对于招收队员的标准,怎么也不可能用“玩玩”这两个字。

但无奈,辉煌不再,如今他只能放手一搏。

李小农正想答应,忽然想起他的老爸,眼神顿时黯淡了下来,“差点忘了,我爸不会让我去的。”

“你爸?”

李小农见教官虽然面向冷漠,但眼神却是真切,他曾在李肃宁的教导下学习过以眼观心之法,这是一名优秀猎手应该具备的能力。于是李小农对教官没有太大的戒备之心,就将今天的事大概说了出来。

教官听完之后,并没有愤怒,而是疑惑不已,他正想开口,忽然目光看到了墙上的一把军刀。

“战龙军刀!”教官先是一愣,随后大步跨去,站在墙边紧盯着那把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刀。

把手有鳞,刀身龙纹流转,金黄吉林羊癫疯最好医院光泽弥漫,气息凌人。

李小农看了这把刀十八年,对此司空见惯,而且他从来没见父亲取下来过,因此就逐渐没有了兴趣。

“你爸是不是退役军人?”教官问道。

“你怎么知道?”李小农有些诧异,他家里关于军队的一切东西都被父亲清理,不留一丝痕迹。

“这是军刀,是首长亲赐的军刀!”教官内心震撼,他没有继续问,因为不知道这刀是真是假,他只在传说中听到过。

“你爸什么时候回来?”教官忽然对李小农的父亲有了极大的好奇心。

“你找我?”忽然屋门被打开,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出现在门外,悄无声息。

本文来自小说《吃鸡终极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