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异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丈夫出差妻子出轨怀孕男子回家竟让她生下孩子两年后真相大白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5-28 分类:异界小说

配图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

情感故事

我是一名教音乐的小学教师,新婚不到3个月,丈夫王阿来就东渡日本去攻读医学博士,我成了孤独的留守女士。

为打发漫漫长夜,我迷上了电脑网络,迷上了网聊。在众多的网友中,我与“横扫千军”聊得最为投缘。短短一个月,我们就从网上聊到了网下,又顺情而为地聊到了床上。

他真名叫陈东,是一名技术精湛的网页设计师,尚未婚配。我俩爱得如痴如醉,直到丈夫来电话说坐飞机从日本回来了,我才感觉到越轨的不安。

陈东明知我有丈夫,依然如火如荼地向我求婚,我陷入矛盾之中。丈夫也是人中龙,我怎么能舍得他?丈夫回来后不久,即发现我有晨呕现象,于是很不放心地带我去医院看医生。

医生诊断我有80天的身孕,丈夫立刻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地撇下我独自一人回家了。我不敢回家,但实在没地方可去,只好胆战心惊地也回了家。

丈夫并没有打我,只是冷冷地问:“谁给我戴的绿帽子?”我心里对出轨悔得要死。怎么搞的?我和陈东做爱时安全工作一向是慎之又慎的,每次安全套都是买名牌进口货,怎么会出了这事呢?

我对王阿来说:“请你原谅我,我现在就把孩子做掉,咱俩重新来过,好吗?”王阿来说:“‘重新来过’可以,‘做掉’就不必了。”我一愣,不知丈夫为何不要我做掉孩子。

王阿来又说:“医生说,胎儿在你腹中发育良好,为慎重起见,你就不必上班了,反正我挣得挺多的,你就安心在家全力以赴生养孩子吧。”“可是……”我刚张口,阿来立刻打断我:“你什么也不要说,我想要这个孩子。”

丈夫竟然反对我打胎,而且还极力劝我把第三者的孩子生下来,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趁丈夫上班的时候,我打车赶到了陈东家,想叫陈东帮我拿个主意。

可是我进了屋,却看到恐怖的一幕:陈东横卧血泊中,喉管被割断,尸身已经冰凉,可眼睛却睁得大大的。我极力控制混乱的思绪,哽咽着喉咙,双手发颤地靠近这个我从前爱得死去活来的男人,把他那死不瞑目的双眼合上。

“啪啪啪”,鼓掌声从背后传来。我扭头一看,是丈夫王阿来。阿来一边鼓掌一边感慨:“好感人呀,这臭小子有你这个红颜知己,也不枉在人世一遭了。”

我惊恐地问:“是你杀了他吗?”“不错。你想报警把你老公抓起来吗?”报警?我还没想过。虽然陈东死得冤,可我不会把王阿来送进监狱的。“阿春,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你说过要与我‘重新来过’,我把他杀了,正是为了捍卫我们神圣不可侵犯的婚姻啊!”王阿来说着说着就像一个孩子般地哭起来,边哭边说:“我是爱你的,我受不了别人对你的侵犯才下毒手的呀!……”我还能说什么呢,赶紧帮着丈夫毁尸灭迹……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我顺利产下一健康女婴,喜得王阿来整天抱着她亲个不停。

女儿刚满一周岁,突然得了白血病,这种病只能采用骨髓干细胞移植的方法才可治愈。可是,骨髓配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整天为女儿的病情忧心忡忡。

忽然有一天,医院告诉我,找到与我女儿相匹配的骨髓血了。我大喜过望,跑到医院一看,原来给女儿捐骨髓血的不是别人,正是我的丈夫王阿来。

难道命中注定女儿盈盈就该是为王阿来所生的吗?我这个亲生母亲的血型都不与盈盈相匹配,而杀父仇人却有着与她相同血型的骨髓血,这真是天意啊!

由于王阿来及时给盈盈输送了造血干细胞,使她的白血病得到了彻底治愈。我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激动地对王阿来说:“你太伟大了,女儿好像跟你有血缘关系呢!”“当然有血缘关系啦!我这个父亲虽然是顶缸的,但我却是盈盈货真价实的亲叔叔啊!”

原来,早衡水市哪里的羊癫疯医院好些年,王阿来的爸爸王老来喜新厌旧抛弃了王东娘俩,王东母亲不久哭瞎了双眼。王东发誓要报仇,随母姓叫陈东。他探知爸爸重组家庭生了个弟弟叫王阿来。

陈东事业有成后,想杀了爸爸,然而爸爸已辞世,他就把复仇之箭对准同父异母弟弟王阿来。他瞅准王阿来出国留学,乘虚而入,将我骗上了床,而后趁我不备在安全套上做手脚使我怀孕,他是故意要瞧王阿来的好看。

王阿来毕业回国后,通过私家侦探得知了“第三者”陈东是自己的同父异母兄弟时,就有干掉他的意思。

此前,他独自去医院男性科做过检查,发现自己得了死精症,连试管婴儿也做不成,此生他不能癫痫病常见的治疗方法都是什么拥有自己的亲生子,而领养一个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继承家产又于心不甘。

而此时正好有自己的亲哥哥“帮”自己下种,他正好将计就计。为杜绝后患,在获悉我成功怀孕后,王阿来杀心顿起,将自己孩子得了癫痫病怎么治疗呢的哥哥陈东残忍杀害,后来王阿来就成了我女儿盈盈法律上的父亲。

伴随盈盈一天天地长大,许昌市治疗癫痫什么医院效果好王阿来的负罪感也一天天地加重。终于,王阿来在一次驾车中鬼使神差地连人带车坠下了悬崖,这天正好是陈东遇难两周年的忌日。

王阿来生前不止一次地说过:人做了恶,迟早要还的。看来这句话在他身上应验了。

我欲哭无泪,悔不当初,只有紧紧抱住我那可怜的小盈盈……